利维坦按:“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中国人的古老传统教育我们,人死了也要留个全尸,这使得国内遗体捐献的数量受到了制约。另外,即便当事人生前同意死后捐献遗体,仍然面临着很多门槛,比如除了“书面形式的捐献意愿”(参看中国2007年《人体器官移植条例》第八条),还需要符合一定的医学、伦理条件(如《人体器官移植条例》第十六、十七、十八条)。同时遗体包含着人格利益,人体器官获取组织还必须排除捐献人近亲属的异议(也就是说,即便死者生前表达了捐赠器官的意愿,只要家人反对,器官还是捐赠不成的)。

但不论怎么说,参看欧美国家的有关法律和现状,对于打算进行遗体捐献的人以及医疗从业者都有着积极意义。试想,如果一个人死后不是很在乎那具肉身的去处和用途,也不在乎是否有机构从中获利,这种豁达的想法或许会帮助到更多仍旧活在这个世界的人吧。

疑问:当遗体被用作科学研究后会发生什么,捐献者又是如何做出这一选择的呢?

正如你所想的那样,各地捐献遗体给科学研究的规则有所不同,尽管捐献之后的一般流程和事宜似乎大致相同。

例如,在英国,遗体捐献通常只需要填写捐献者邻近大学或医学院所提供的一些表格。根据英国法律和《2004年人体组织法案》(Human Tissue Act of 2004),医疗机构需在捐献者死亡前取得其“有见证人在场时签写的同意书”。同时,医疗机构强烈建议捐赠者让家人知晓这一决定,这样可以加快捐献者死亡后转移尸体的进程。让家人知情非常重要,因为在英国,近亲很可能会无视遗嘱中有关遗体捐献的部分。并且一般来说,最好能让遗体快速得到而妥当的处置,以免遗体因为不……原谅此处笔者有点词穷……因为不新鲜而被有关机构拒绝。

说起器官捐献和遗体捐献的冲突,尽管在大多数情况下,已捐献器官的捐赠者将被直接取消再捐献遗体的资格【尽管在美国“遗体中介”(body broker)可能会钻空子,后文会提到】。然而,不论捐赠者持何种意见,同时捐赠器官和身体确实是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捐赠者的器官被认为不适合移植,那么拥有捐赠者遗体的相关医疗机构可以酌情决定是否采用整具遗体。

在这方面,对于可供医疗机构使用的死者遗体须处于一个什么样的状态,并没有通用的规定。但是却有很多因素可以直接作为拒用遗体的理由。例如,死于感染性疾病或者“任何原因未知但是可能具有感染性的死因”,捐献者将被取消捐献资格。

实际上,遗体捐献的必经程序,除了首先要冷藏以减缓遗体腐烂之外,检测遗体是否携带某种感染性疾病也是必要的。在这之后,通常会对遗体进行防腐处理,当然也存在例外,例如如果遗体被用于研究在某些情况下如何随时间自然分解,譬如犯罪现场调查(CSI)培训或者侦查相关的研究,那么防腐措施就不再必要了。

其他情况下,捐献者的遗体还会因为非正常的死亡原因而被拒用。举例来说,如果捐献者死于严重的车祸,或者某些可能耗竭机体所有组织和肌肉的疾病,那么这样的遗体就可能会被医疗机构拒绝,因为他们更希望接收来自健康的捐献者的遗体。有句话说得好:“在某种程度上,为了成功捐献遗体,你必须保证自己足够‘健康’地死去。”但凡事总有例外,例如那些想要研究某些疾病或是车祸影响的研究人员可能会对这样的遗体感兴趣,特别是车祸致死很难预料。

即使遗体没有受损,但如果捐献者死因蹊跷,接收机构常常会对遗体进行尸检,这种情况最后也有可能导致遗体被拒。

根据利物浦大学提供的一份不算详尽的列表,其他可能导致捐献的遗体被拒的原因包括:死亡时身上有褥疮,死于主动脉瘤或是过度肥胖。如果相关的医疗机构没有足够的空间存放遗体,或是捐献者的死亡时间恰好在鲜有人进行相关研究的时期(例如12月末的假期中),捐献者的遗体同样也可能被拒。

同样需要注意的是,如果捐献者的遗体被医疗机构拒绝,则该机构不会承担任何处理遗体的责任,相关的丧葬费用也将由捐献者自行承担。

另一方面,如果捐献者的遗体被研究机构接收,则该机构会根据捐献者个人或者家属的意愿,免费对研究后的遗体进行火化,或者按照家人的意愿归还,但由此产生的费用需要自行承担。

有趣的是,因为存在医疗机构承担丧葬费用的可能性,最近部分英国人开始选择将遗体捐献给“科学”,他们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的亲戚朋友免于高昂丧葬费用的困扰。根据2016年的统计数据,平均每场葬礼的花费约为3702英镑(约合5000美元)。

美国对于捐献遗体用于科学研究的标准基本和英国相同,要求捐献者在死亡前签订知情同意书也是必要的。同样,将遗体捐献的意愿告知家人同样非常重要。因为和英国一样,在美国,死者遗体最终常常由死者亲属决定如何处置。正如田纳西大学法医人类学中心指出:

无论你安排、签署或者做出了何种指示,你的家人或者近亲对于如何处置你的遗体都有着最终的决定权。我们不会为了争夺遗体和你的家人对抗,所以恳请你说服你的家人,支持你关于遗体捐献的决定。

美国“遗体中介”可以合法地将遗体租给医疗结构从而从中获利。

在美国,某些因素可能导致遗体不再适合科学研究,并且这些因素在很大程度上与英国相似——例如捐献者死于某种极端的创伤,感染性疾病或者某种癌症,甚至过度肥胖,都会导致遗体被研究机构拒绝。

美国大多数医疗机构对于可接收遗体的身高和体重设定了标准,虽然不同机构的需求有所不同,但所需遗体的身高通常不可超过6英尺(1.83米),体重的最高标准通常在280-200磅(82-91公斤)之间。这些限制是本着实用的原则设定的,因为搬运肥胖的遗体常常更加困难,并且常用的手术台大小不足以盛放那些过分丰满或是高大的遗体。

除此之外,过度肥胖也会给遗体解剖带来种种困难,因为研究人员必须切开厚厚的脂肪才能暴露出被研究的部位。而较低的体脂百分率会使得研究人员更易找到器官以及动脉。路易斯安那州立大学教授斯蒂芬·海姆斯菲尔德(Steven Heymsfield)坦言道,“在解剖时,厚厚的脂肪层是非常油腻并且令人不悦的。”

我们所能找到的任何英国文献中都没有明确说明可接收遗体的身高限制。尽管那些身材魁梧(不论是指身高或者体重)的捐献者会被告知,他们的遗体可能会被研究机构拒绝,一般拒绝的理由是难以搬动。

与英国人不同,由于各州可用于研究的遗体都较为紧缺,这使得那些身材娇小的美国公民在遗体捐献时有着很多的选择。

也许你会想知道为什么美国可供研究的遗体较为紧缺,除了有大量的研究机构需要人体进行研究外,同意捐献器官的一亿捐献者中最后仅有很少的一部分会选择将他们的整个遗体捐给科研。尽管遗体捐献和器官捐献的贡献不相上下,但在某些情况下,遗体捐献对科学的贡献可以帮助更多的人,而不仅仅像器官捐献只有小部分人获益(值得注意的是,就像器官捐献那样,单单是一具遗体常常就可以用于多项研究)。印第安纳大学医学院副主任欧内斯特·塔拉里科(Ernest Talarico)表示,“你的捐献真的可以帮助成千上万的人,不仅仅可以帮助到那些进行研究的科研人员,他们的研究成果还可以指导更多的科研工作者。”

由于可用于研究的遗体较少,美国的一些公司从中发现了商机,开始扮演起家庭和科研机构之间的中介角色。这种中介公司通常可以承担遗体保存、运输以及火化的花费。举例来说,“科学关怀”公司(Science Care)已经将这一理念发挥到了极致,他们将自己比作器官或遗体捐献界的麦当劳,因为不论有需求的机构在哪儿,他们都可以提供质量合格且一致的产品(当然这里的产品是指人体或器官)。

实际上,据报道2012至2014三年间,“科学关怀”公司通过遗体买卖的相关交易已经盈利1250万美元,这一数字因一些法院文件而公之于众。另一家遗体中介“生命研究所”(Research for Life)每交易一具遗体可盈利2500-3000美元。至于遗体交易的成本,中介公司“生物资源中心”(Biological Resource Center)的文件显示,2013年每具遗体的售价是5893美元,但是如果将遗体肢解售卖,他们会收取更多的费用。例如,一根脊椎的价格是1900美元,一个完整躯干的价格是3500美元,而1300美元可以买到一条大腿……

关于这些营利性遗体中介的一个主要的争议在于,目前尚不清楚有多少捐献者知晓他们捐献给这些公司的器官(或者整具遗体)被用于营利。但公平地说,应当注意的是,至少在“科学关怀”中介公司这一例子中,他们的捐献同意书中明确说明了该公司的营利性质。而对于那些想要让家庭免于丧葬费用重担的人而言,这样的中介公司的确为他们提供了一条不错的出路。正如前文所述,一些遗体中介允许捐献者先进行器官捐献,再根据需求将捐献者遗体的剩余部分出售出去。

然而,对于大多数此类遗体中介公司而言,捐献者需要明白,公司得到遗体之后的事并不是捐献者自己或是亲戚朋友可以决定的。例如,某些中介正是利用了遗体捐献这一领域监管不严(不像器官捐献有相关部门的监管)的现状,在捐献者签完书面文件后,违背捐献者的意愿使用遗体,这种事时有发生。有些公司甚至会在表格中注明,他们无法确定捐献者的遗体或者器官最终会被用于何种用途。

所以,就像生活中的一切,甚至死亡也不例外,如果你免费得到什么,很有可能你自己已经被其套路,所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当然,有一些人十分反对这种营利性遗体中介公司,而其他一些人则很乐意减轻亲人支付昂贵的丧葬费用的负担,对于中介究竟要用遗体做什么,他们并不关心。

再接下来,无论是直接捐给医学机构还是通过遗体中介公司,这些遗体会被用于各种各样的用途,而非仅仅是作为医学生学习时无比珍贵但不计后果的实验工具。

关于这些遗体的多种用途,医生可以将遗体用于试验新颖或具创新性的手术方法或者仪器,以此降低实际应用时出错的风险,这对于病人来说是大有益处的。

田纳西大学的法医人类学中心提供了一种更加激动人心的遗体使用方式。他们在过去的30年间一直在研究遗体在不同状态下的分解过程(如果你住在200英里以内,并且他们已经接受了你的遗体捐献,他们甚至还会提供免费的运输服务)。这一研究机构使用遗体的方式之一就是模拟不同的谋杀方式对于遗体的影响,甚至会进行跟踪观察长达数年。同时他们会给遗体拍摄大量照片记录其外观变化,以帮助他们还原手中的尸体在现实中的样貌。这项实验以及其他类似的实验提供了很多无比珍贵的数据,这些数据可以作为犯罪现场调查的有力佐证。

如果你对“死后谋杀模拟”以及“遗体分解观测实验”不感兴趣,一些机构同样可以提供“安全性测试”这一选项,如果你做出这一决定,那么遗体可能被用于替代碰撞实验中使用的假人。

如果你从没有听过类似测试,那就有些奇怪了。实际上,在测试一些新的安全设备或是汽车设计时,每个汽车制造商都会使用尸体来检测安全性。尽管被问到时,大部分汽车制造商都倾向于否认他们用遗体进行过实验。

对于一些人而言,他们一定不会知晓,自己给各种医疗机构捐赠资金最终在有关公司以及国家公路管理局(National Highway Traffic Administration,NHTA)的要求下,用于使用遗体测试不同汽车性能以及安全设备。所以严格来讲,推动“安全性测试”的并不仅仅是汽车公司。

基于遗体交易的性质,测试实验中收集到的数据有些可能为所有的汽车企业(以及公众)共享,而在某些情况下,例如对于福特的充气安全气囊来说,测试数据只有汽车公司和国家公路管理局知晓。在这些信息私有的案例中,公司将这些信息设定为商业机密,这些信息甚至无法依据《信息自由法案》(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向国家公路管理局申请获取。

也许这对一些人而言很可怕,但是这种遗体使用方式可能会挽救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因为没有任何人工碰撞测试的假人可以完美模拟真实人体。正如前福特安全研究员普里亚·普拉萨德(Priya Prasad)所言,“即使我们为测试假人构建了很好的数学模型,但是对于假人的建模还没有达到完全替代真人的程度。”

(我想告诉那些好奇的读者,经调查,据我们所知,法拉利和兰博基尼都没有这样的项目。这也许意味着他们不会在碰撞测试中使用人体进行实验,或许也可能是,就像其他的一些主流汽车企业一样,他们不愿承认曾在自己的产品上进行过或者资助过此类研究。不论真相是哪一个,由于追风跑车的产量要远低于其他大众车型,所以请记住,如果你选择将遗体捐献给安全性测试并被碰撞测试选中,那么你的遗体最终可能会被卡在一辆相当无聊的家用车中。)

除了碰撞测试外,捐献的遗体还有多种使用方式,其中包括测试不同种类的头盔。实际上,正如你所想象的那样,研究人员目前正在使用死者的头颅作为模型为橄榄球运动员们设计更好的头盔。美国国家橄榄球联盟(NFL)对这一研究项目有着极大的兴趣。但同时,这项研究的成果也可以为成千上万参与橄榄球运动的青少年们提供更优质的保障。

最后,对于那些由大企业生产的保护性设备而言,在某些阶段,这些产品可能都需要在死者身上进行安全性测试,通常企业会通过资助拥有遗体的医学机构来完成测试。

如果你对头戴原型头盔冲撞硬物测试或是小面包车撞击测试不感兴趣,你还可以将遗体捐给医疗机构,虽然这听起来有些离经叛道,假设这一选择可行,则遗体可能会被军方使用。如果遗体被接收,你的身体可能被装载上最先进的传感器,然后被用于测试新式的武器和装甲,或者测试特定的爆炸对于人体的影响。是的,如果你愿意帮助保护军队或者帮助设计更大杀伤力的武器,你也可以选择让你的遗体通过爆炸测试的方式为军事科学做出贡献。

再者,如果相对来说你是一个和平主义者,你也可以选择死后成为一具骨架……但不像其他那些——那些被无数研究人员检查审视的骨架。是的,在整个美国有着无数的人类学系,他们可以将你的骸骨带到学习和研究中去。当然,在这种情况下,你的遗体并不会被火化,也无法回到你的亲人身边。田纳西大学目前拥有超过1000个完整的人类骨架,堪称一项令人惊奇的收藏,大学相关负责人指出,“每一具捐献者的骨架都会被用于学生的教育和培训,以及法医分类学相关的研究……”

对于想要展示自我的人而言,捐赠遗体或者至少一部分器官用于公开展示也是可能的。除了著名的“人体世界展”(Body Worlds exhibition)之外,费城的穆特博物馆(The Mutter Museum)也有类似的展览。

总而言之,无论你希望你的遗体用于哪项科学研究,一旦你下定了决心,献身“科学”不过就是首先联系相关的机构——通常当地的医学院是你最好的选择,而如果你只希望你的遗体得到免费的处理而并不在意他人会用来做些什么,那么遗体中介也并非就是一个坏的选择。无论哪种方式,接下来你只需要填写一些简短的表格。但同时最好也让你的家人知晓你的这一决定,以确保你死后这些事情可以顺利进行。

此外,对于大多数的选项而言,你通常应该至少在遗产中预留出遗体的运输费用,并且很有可能你的遗体会被拒用,这意味着你需要支付传统丧葬方式的相关费用。嘿,如果你的遗体被接收并且机构决定继续研究,他们会支付一切费用。这意味你的亲友可以用这笔节省下来的钱为你举办一场更加体面的追思会。

补充:

1、在美国选择器官捐献和遗体捐献的人数悬殊,据推测这可能是由于捐献整具遗体会让人们觉得有些羞耻,而非像器官捐献那般受人称赞;遗体捐赠的过程也并非是像更新许可证时检查表格中的信息那样简单,而是需要付出更多的精力。并且,美国男性的身高体重很容易超过医疗机构所设定的上限(最大体重为180-200磅,最高为6英尺)。根据疾控中心(CDC)的统计数据,美国成年男性的平均体重约为195磅,平均身高约为5英尺10英寸(1.8米)。

2、鉴于这一均值超过了医学生和医生实验使用的健康人体标准,最近有人开始呼吁接受腰围及身高略超过标准的遗体,因为这样的人体可能是医学生们在今后的职业生涯中更常碰到的,此举可以帮助他们积累更多一手经验。然而,尽管很多机构开始换成更大的手术台以及放宽接收遗体的体重限制,但实用性仍然决定着接受遗体的标准。正如海姆斯菲尔德教授补充道,“我认为实验室并不需要太多的超重遗体,但这些遗体对于学生也是有帮助的。我认为在让学生明白肥胖对于身体的影响这件事上,没有什么比这更有教育意义的了。”(本文基于创作共同协议(BY-NC),由Anthony在利维坦发布 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利维坦立场)

(文/Karl Smallwood 译/Anthony 校对/果然多多)